在人生的旅程中,我们一路披荆斩棘,砥砺前行,所求不过三安:安居、安家、安心。初见“安居”,便被她的细腻所吸引。修长的玉料,有些单薄,有些佝偻,顺势而作,就从玉石里解放出了一截修长遒劲的树枝。树干上的树疖是时光留下的印记,枝头的鸟巢里,雏鸟探出一隅,保留的皮色恰好点缀其首,机敏动人,朝气蓬勃。

“安居”的细腻,不仅在于她的玉质,玉中所蕴含的思想与情感,更令人心触动。作品的题材并非传统的瑞兽、花鸟或者山水,而是借玉喻人,刻画出了对现实社会的拷问——如何安居?

安居

古人有云:成家立业。居者有其屋,才能安其居而乐其业。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房屋在我们心中一直是柴米油盐一般的生活必需品,而如今,高昂的房价和入不敷出的生活成本让有房的梦想和年轻人渐行渐远。如此看来,“安居”似乎成了桃花源一样的存在,凌空而筑的鸟巢,若即若离的乌托邦,一居之所,心之所向。

安居

何谓“安居”?千年以前的乐天派文豪苏东坡早就给出了答案:此心安处是吾乡。虽然当时的东坡没有购房压力,但是仕途受挫,接连被贬,让他的处境比现在的租房党还要窘迫。按照现在的标准,东坡先生是肯定算不上“安居”了。但是东坡先生却给了现在众多租房党很好的示范——无论身在何处,所遇何事,只要找到生活的小确幸,都可以把清贫的生活过出灿烂的一面。

安居

“安居”二字,顾名思义“安定地居住”,和是否有房并没有明确的联系。更多的时候,被高房价压垮的年轻人,其实是被自己的思维束缚了。“安居”的那只小鸟栖息在一个小鸟巢里,鸟巢则搭建在老树的枝干上,若是以房屋比拟,必是陋室。然虽是陋室,仍能安居,举头仰望,就是万里银河,灿烂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