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语

著名古琴曲谱《天风环佩》写到“玉露湛湛,凛若神游于太罗,仙游于玄舘,锵然鸣珂,铿然戛玉”。

 

从这里我们可以了解到古琴曲在描述一个十分瑰丽美妙的场景。仙人们在天空乘风来去,肉眼凡胎虽不能得见,却可听到他们佩玉所发出的铿锵声响。在这里,玉具备了另一层含义:形容来自上天的信息。

 

天语

 

中华玉文化,以和田玉为最高等级,而和田玉产地属于昆仑山脉,而龙属五行气从八方,风水界自古便认作昆仑山为天下万山之祖,龙脉之源头。唐代风水名著《撼龙经》有云:“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此处须弥山,即昆仑山,而所谓龙脉,也就是天地能量的传输之管道。

 

玉石应龙脉而生,吸收天地之精华,乃生命能量凝聚而成。所以《周易·说卦传》中,将八卦之乾卦对应为玉,乾六爻皆阳,属纯阳之象,故玉为纯阳之器。

 

天语

同时,中国古代诸多神话均与昆仑山有关:西王母的瑶池、元始天尊的道场玉虚宫、天帝的都邑帝之下都,以及各种仙宫神兽。而上述无论名称或情节,又往往与昆仑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几千年来,昆仑山的玉在中国人心目中等同于神力、美好、吉祥。

 

无独有偶,道教经典《灵宝经》,其中,元始所着上部《金诰书》、元皇所述中部《玉书录》、太上所传下部《真源义》,都曾讨论论到玉是如何生成的。可简约概括如下:

 

 天语

 

阳升到天,太极生阴。阴降到地,太极生阳。真阳有神,在天生成日月;真阴有形,在地生成金玉。其气相交,上下相射,光盈天地。所以金玉之可贵在于,真阴得真阳以相生,虽产于积阴之形,而中抱真阳之气,又感积阳成神之日月真阳之下射,而宝凝矣。

 

由此人们相信,金玉之气凝于空,则为瑞气祥烟;入于地,则变醴泉芝草。人民受之而为英杰,草木受之以为祯祥,鸟兽得之而生奇异。

 

天语

 

换个更为通俗的比喻,玉其实有点像当下科幻片里的宇宙信号收发器:缘起于外太空,藏形于地球,与宇宙物质相互感应,并同时具备打开前往另一天际通道的能力。

 

最早提出“玉德”的管仲,在同一篇文章中还提到另一重点:能存而不能亡者,生人与玉。认为“水集于玉,而九德出焉;凝蹇而为人,而九窍五虑出焉”,(原文:是以水集于玉而九德出焉。凝蹇而为人,而九窍五虑出焉。此乃其精也精粗浊蹇能存而不能亡者也。)所以,水聚集在玉中就生出玉的九种品德。水凝聚留滞而成为人,就生出九窍和五虑。这就是水的精、粗凝聚,能存而不能亡的例子。也就是说,玉和人有着同样的构造缘起!

 

 天语

同理可证,则相当于:人和玉的磁场比较接近,玉又和天地的磁场比较接近,所以玉成为了人和宇宙之间能量信息沟通的枢纽和借力之物。人又为万物之灵,可以借助玉,启发自己体内的神与天地之灵交流。

 

天语

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作为唯一与中华文明相始终的器类,玉的世俗化和巫的世俗化完全同步。最早的巫君时代,灵玉为通神法器;接下来,周公制礼作乐,孔子释礼归仁,佩玉越来越不作为明目昭昭的法器,而更趋向世俗财宝。

但始终,玉又比财宝们高级,一方面被官方赋予等级,一方面在民间继续着通灵传奇。表面上渐渐与俗世相安,暗地里却依然与日月相射,沟通着天地鬼神。

《天语》吉许匠门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