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趣

 

夏日物语

我对夏天最美的憧憬是什么?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这大抵是一首欢快的民歌,有着最自然的景和最纯真的快乐,而这些,恰是渐渐离我们远去的。

尘世烦扰,这些外在的烦忧会在酷暑蝉鸣躁动时加倍纠缠我们的内心,如置身火海,渴望得清凉解脱。朱自清先生会在这样烦热的夜晚觅一亩荷塘,看雾笼荷花,叶叶摇曳,让静谧、圣洁和芬芳洗涤心上的尘埃。

身处都市中的我们大多数已没有了这样的荷塘与心境,却依然对那份自然的美与欢乐念念不忘。

不能求诸自然,并寻求其他途径寄托,比如画,比如玉石。

 

和田玉自然造化的莹白,圣洁,温润,似历经万千年的颠簸沉寂,依然保持圣洁的本心,不骄不躁,静待流年。荷花又何尝不是如此?自淤泥中来,却依然沉静如故,清如水,玉立挺秀。这样的世间至美相遇,美必将被无限地放大。

 

荷趣

 

《荷趣》便是这样不期然地撞上我们的心房。

剔透的玉质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莹白如琼脂,那份皎洁与灵动,仿若有风拂过便可迎风起舞,也仿佛送来缕缕清香。

生活中免不了直面人性中的灰色和黯涩,可是如果可以选择,谁不愿内心似莲似玉,净白如初?

 

荷趣

 

 

如若这份圣洁是静态的美,那她的灵动之趣则是最最本真的自然之美。

立体的雕件,临水河畔,蜿蜒而上生出一枝莲蓬,翠鸟栖于茎蔓,眼神犀利,望着荷塘内鱼儿嬉戏,伺机而动。

荷趣

 

这是否就是回荡在我们童年田野里的场景?有花香,虫鸣,鸟语与家园,离开得愈久,愈发想念。

也许不是只要有花有草有树就可称为“自然”,惟有万物生发,自然生长,此生彼涨,运行有序,敬畏生命,歌颂生命,才是我们心中的那份真一。

荷趣

荷趣

 

 

忙碌太久,身心偶尔有疲惫的时刻,一方玉石,凝炼自然与人文之美,乍见欢喜,细品如身临妙境,得片刻静心,观岁月静好。

《荷趣》吉许匠门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