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于渊,阳之深藏,忍时待机。作品恢弘大气,瑞兽双目圆睁,张嘴露齿,雄壮矫健,寓动于静,有崩云之势,且鬚髮卷曲,线条精妙逼真。

 

《论语·季氏》:“虎兕出於柙,龟玉毁於櫝中,是谁之过与?龟玉毁椟——龟甲和宝玉在匣中被毁坏。比喻辅佐之臣失职而使国运毁败,在我们先辈看来玉与国运相连。

 

 

而在我看来玉的魅力,在于她的美,在于她的温润,在于可琢可磨,可雕可刻。而和田籽料玉石的魅力则更上一层,在于数量之稀有,历史信息的厚重,文化要素的遗留,美丽皮色的多变。故籽料玩家,可与自然对话,可与天地沟通,其精神之富有,其胸怀之博大,非普通玉石所能比。

 

和田籽料的魅力,魅在其“味”。时间愈久,玩味愈浓。品有味,玩有兴,藏则会因玉而贵;如皇家公主王子,身份贵不可言,得之靠奇缘,品之如读史书经典,伴之为人生一大幸。

 

 

潜移人的恶德而向好的心性发展,默化人的邪念而向善引导。佩戴,犹如有长者在身边言传身教,犹如有万佛庇佑。

 

因此玉石收藏的要义在于,知道她的真,然后细细品读,知道她的美,然后赏心悦目;知道她的性情然后细心呵护;知道她德之境界,而后修其自身,读懂她的真,辨识得以提高,观赏她的美,情操得以陶冶;意会她的德,使人境界得以升华。

 

 

玉之道,非常道,发乎自然,存乎内心,现于德操,形于玩玉之人。道行有深有浅,德有正邪,修行造化,因人而异,不可强求其类,唯顺其自然而已。然道可修,德可养。若以正道而进,必能育人正德。正德所至,方能宠辱不惊,从容淡定,少了愤世嫉俗,换得了淡雅人生。得玉,胜于名,胜于利。

 

旷世之中,唯玉空灵奇幻。虽不见车马舟楫,却听得古人喧嚣;虽不着只字片语,却读得祖辈心音。把玩摩挲之下,犹如静雅美人在与你喃喃细语,纵有哀愁劳顿,也在一瞬间消失殆尽。品读留连之间,恰似佛传经典,虽不能尽解禅意,却早已物我两忘。盛衰荣枯,万象变迁,只一块玉,便将人之遭遇,沧桑之巨变,展现在面前。感慨由此生,萦怀如流云。

 

 

玉圣洁,厄则不改其志,辱则不变其德,潜藏于“渊”,忍时待机。

《渊》吉许匠门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