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章·元吉

含章·元吉——许永刚玉雕作品。

自古以来,中国就形成了一套赏鉴玉器的理论体系,“首德次符”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之理论。德即玉之质,符即玉之美。先秦鉴玉学说“首德而次符”,尔今来看,或有偏颇,是次吉许匠门玉雕作品,不乏德符兼备之美玉,各位藏家可无德符孰轻孰重之争,孚尹旁达之质自然显现。

 

含章·元吉

 

清乾隆时期,玉器制作工艺达到顶峰,谈到玉雕工艺的顶峰就不得不提到乾隆时期的仿古玉器。 仿古,顾名思义是指摹仿古代的事物,这里主要指摹仿古代艺术品的形式。仿古在清代乾隆时期更为兴盛,清宫中收藏了大量的商周青铜礼器、宋代至明代的瓷器、古代的玉器等古物,因而使乾隆皇帝的鉴赏力和品味情趣得以提升并在仿古方面有所参照。

 

皇宫里庞大的手工制造机构汇集了全国最优秀的工匠,可以制作玉器、珐琅、竹雕、铜器等各种工艺品;这些器物许多造型端庄规整,图案纹饰丰富多彩,在追寻着前朝的古风古韵的同时,又能大胆创新,成为乾隆一朝留给后世的重要文化遗产。

 

含章·元吉

 

含章·元吉便继承了这一文脉。

霸气舒展,威风凛凛。取材优良,洁白无瑕疵,玉质温润细腻,犹似凝脂。舒缓线条流丽洒脱,瑞兽周身流云飘逸,祥云环饰,祥瑞之气尽显;曲颈昂首,怒目明瞪若铜铃之状,阔唇宽鼻,鬓发如火欲飞,威严大气。

 

细观瑞兽造型古朴中不失灵动,纹饰繁缛而有序,富贵华丽,具有典型清代乾隆期仿古玉器的意蕴,仿古却不同于古,于富丽中增添古雅之姿,实为精彩。整体造型凝练沉稳,纹饰繁缛细密,打磨精良,艺术风格明显。可最为重要的陈设用品,可以摆放在如大厅、佛堂供桌、书房几案之上,以它古朴、稳重的风格来诠释人们对古文化的理解和烘托出庄严气氛。

 

 含章·元吉

 

在中国的传统认知里,玉承载了文人最高的理想诉求,玉文化则是中国传统文人最高道德追求的寄托,蕴含一个文化群体的精神向往,他既为之载体,诠释着社会最高阶层的文化形态。

 

识玉石文化之美,体现了传统文人对人心内在美的深度领悟。而“含章”,就自然而言,属有形的地物纹彩之美,带着山川河泽孕育的天然纯粹之气;而巧手天工的雕刻技艺练就,则如社会磨练的人格之美,此内外兼修,方得大家之道。

 

 含章·元吉

 

故我们以玉为引,雕琢《含章·元吉》,追求理想人格内外美相统一,为理想人格美的塑造开辟天地境界,亦抒家国昌明之景,使之作品呈现气贯如虹、可吞日月之势。

 

含章·元吉,大美天成,自古得德符兼备之玉不易,只待有缘同好与与之触目生辉。

 

《含章·元吉》吉许匠门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