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狩

 

姑苏的梅雨季节,闲暇无事,時邀三两知交,一壶香茗,翼翼诚心,手掬藏玉而慷慨共赏;把玩岁月的眸子凝成一缝隽永的寻秘。

幸得机缘,能把玩《巡狩》这件玉雕作品。细细品味其质,其工。籽料白玉,施圆雕、浮雕工艺,描绘瑞兽一只,曲颈昂首怒吼、低沉,隆起,体态雄健。兽身以繁复相连、纵横交错的卷云纹装饰,兽身以繁复相连、纵横交错的卷云纹装饰浮雕出廓,凌空翻飞,衬托神兽如穿行云中,灵动飘逸。婆娑把玩,手感极佳,犹如瑞兽灵气从手中慢慢注入内心。

 

巡狩

 

此刻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在静默的絮语中再度积淀而泛涌,手握《巡狩》在这浓浓而又自然而然的默契中根植、繁衍……香茗袅袅;玉的美在杯壶交错中尽情流淌。

友人说如斯美玉,胜于美人,而我说玉如君子,金风玉露,玉树临风,谦谦而金玉。

巡狩

 

静安先生释《红楼梦》中的玉,说“玉”即“欲”,《红楼梦》中含玉字的名字总有其不凡的主人,像宝玉、黛玉、妙玉、红玉,都各自有他们不同的人生欲求。是一种不安,一种需索,是不知所出的缠绵,是自己也不明白所以的惴惴,是大彻大悟与大栈恋之间的摆荡。

手握《巡狩》思绪总是穿越流光。

想起她,从顽劣的磐石中走出,经日月星辰的滋养,经溪水河流的磨砺,经沧海桑田的蜕变,凝炼成如斯的莹润,如斯的神韵。

 

巡狩

犹如人的品性:

谦和豁达,翩然洒脱,而处世不惊不愠,淡定却傲骨。

温润缜密,晶莹淳朴,而处事不事声张,成熟却通达。

声若金磬,残声远逝,而余音绝而复起,徐徐却方尽。

良驹遇伯乐,她经慧眼者的筛选、构思、雕琢,使原本静止的玉石注入了灵魂,赋予了生命;人与美玉相谐,便产生了无尽的玄机与奥秘,《巡狩》就如同那般生命灵动。

巡狩

我们以一种静气养神的心性去解读,力求读懂《巡狩》的形、色、皮、质、音,把玩流转的岁月,揣摩時光的镌刻,静听默契的知音,在这香茗浓语的氛围中,亦成为不可替代的韵律。

玉和人交织成一的神话《红楼梦》,在补天的石头群里,主角是那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中多出的一块,天长日久,竟成了通灵宝玉,注定要来人间历经一场情劫。

估计我与玉也是那似曾相识的绛珠仙草……

 

《巡狩》吉许匠门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