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之有芝,犹鸟之有凤,兽之有麟,从古相传,是为瑞物。

灵芝非庭草,其性灵,其品幽,独冠众芳。

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

写意仙品,唯玉可成。

灵芝与玉,二者同根。皆生于石,前者石破天惊灵秀于崖,后者暗敛精华不动声色。

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

灵芝又常与如意一体,付诸与形。每于帝王行仁德之政时产出,又称“瑞芝”。

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

有清一代,灵芝如意备受皇家推崇,是地方官员朝贡的重要品种,凡皇帝登基、大婚、元旦、万寿等节庆之日,天下最精粹华美的灵芝如意纷纷被贡入皇宫,于是宫禁之内,宝座、卧榻、案头等角角落落都少不了灵芝如意的形影。

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

据《事物纪原·什物器用部》的记载,说战国时就有如意,但于考古学上尚未发现实物及相关资料。如意见于记载最早者当推《晋书·石崇传》的记载:“王恺以珊瑚树示崇,崇便以铁如意击碎之”。灵芝如意也曾被僧道所利用,在作法事时多有执持如意的,以此佛像也有配上如意的现象,如文殊菩萨手执如意,应该是如意成为法器以后的事情。

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手稿

宋元以后,特别是在明清两朝,社会流行说吉利话的礼俗,忌讳不祥的事物,在此心理背景之影响下,吉祥式的艺术便获得了充分的发展。

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

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各处殿阁堂室中也多有灵芝如意陈置,最常见的即为三希堂中坐垫上之灵芝如意,由此300 年前乾隆帝手执灵芝如意,潇洒麾舆之情景有如历历在目般,无法逝去。

灵芝如意更与吉许匠门倡导的吉祥文化不谋而合。

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手稿

趋吉避凶是一种本能,人们常常会把吉祥如意的心理诉求通过行动表现出来,希望营造出一个吉祥的生活环境。灵芝是中国吉祥文化的代表之一,有着浓郁的地域和民族特色,灵芝文化更是符合人们向往美好生活这一心理诉求,人们将对美好生活的希冀融入灵芝,在艺术品创作上也加上诸多变化,使灵芝系列的这一传统的民间工艺品有了更高的美学价值和审美意蕴。

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

芝草之灵附于玉石之上,如意之愿呈现于斧凿之间。

细品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芝头微卷,有含蓄之雅韵,芝身作祥云型又颇富身段之变化。做出凌空摇曳的层次感,展现挺拔的力度,全器从芝头起伏的边缘,到中段拱起,再到飘动的茎叶。只见优美柔和的线条,而不见坚硬逾石的材质。

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手稿

下刀干净俐落,运刀熟娴灵巧,勾、彻、压、叠交待清楚,细微未节谨慎精到。从芝头云纹斜刀的刀底打磨,再到工法,翻转的制作,及细节处的微妙处理等,均透着浓烈的古典风格。构图庄重而意境清幽,器型端庄而含蓄内敛,造型柔婉曲转,打磨抛光精到。应为吉许匠门甚为精致清雅之作品。

吉许匠门《灵芝》系列作品

灵芝生王地,朱草被洛滨。荣华相晃耀,光采晔若神。吉许匠门,以神芝之灵,如君之意